[译004]更新 Medium 的重点

原文,这篇翻译的有点差……不在状态。最近内容付费搞得很火热,翻到之前Medium的CEO转型时发的文章,我不完全赞同他对于内容和广告的做法。无论是售卖人群、注意力、品牌、内容,只要能让创作者物有所值即可,创作平台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商业化内容与普通内容的冲击,这应该是可以调和的。以下全文。 我们决定在Medium做一些重大更改。 我将从最艰难的部分开始:到今天为止,我们将我们的团队减少了约三分之一——减少了50个工作,主要是销售、支持和其他业务职能。我们也在改变商业模式,以更直接地推动我们最初提出的使命。 显然,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这些人帮助 »

计算广告中的拍卖机制

拍卖机制被很多人讨论过,周末发现一篇 不错的论文 ,虽然没完全看懂,但又梳理了下对拍卖机制的认识。 简介 拍卖是产生价格的一种机制,最流行的拍卖方式有四种:增价拍卖(英国式拍卖)、减价拍卖(荷兰式拍卖)、第一价格拍卖、第二价格拍卖。前两种是公开叫价方式,后两种是密封式拍卖。每一种拍卖机制都会设有保留价,竞标者出价必须高于保留价,否则没有成交。 如何评价拍卖机制? 帕累托效率:能否有效配置资源,对物品评价最高的买方赢得物品,是帕累托最优分配。 最大收益:多数情况下, »

[译003]聊聊非理性用户(认知偏差)

译者:阿译 审校:小波 原文链接 人类的大脑是一个奇妙复杂的思考机器。我们形成了书面语言,建造了高楼大厦,并通过集体的规划和推论能力发现了量子力学。但尽管我们有智慧,而且像所有的尘世生物一样,我们生物学祖先的神经电路已经通过时效性优于精准性的的世界进化进行了优化。 优化经常呈现在权衡之中。在许多决策环境下,人类的非理性行为可以预测到。许多实证研究验证了这些系统偏差类型,这些系统偏差也被称为认知偏差或精神谬论。神经科学研究人员已经证实,认知偏差深深扎根于人类的大脑结构;不太可能消失太长时间。所以无论是将它作为一个故障还是作为一种特征,认知偏差都是我们成为人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下面两部分提供了一些关于认知偏差的背景知识。如果你已经熟悉或者想直接搞清楚,请随意跳过。 人类大脑的相关背景知识 »

印象 孔庙

这次从广州回家先飞到济宁,和骚凯、龙哥见了个面,顺便去孔庙看了看。 孔庙不大,在导游带领下不到一小时可以逛完。说两个导游讲的插曲吧。 孔庙有一扇门,仅允许帝王通行,平时上锁。之前李鹏总理来时说自己是人民公仆,不是帝王,就不走了。江泽民主席来时说都改革开放了,可以走。HaHaHa~ 不少帝王都在孔庙立有石碑,一般是“表彰”孔子的。文革期间几乎所有石碑都被破坏(目前多被复原),仅朱元璋的石碑保存完好,据说因其出身贫农。 广州白云机场 大运河 »

[译002]2016 广告技术并购

近年广告技术并购像过山车一般,2016年也并没有放松。 2015年公开市场和私有市场对其都比较冷淡,2016年有一些复苏,虽然比过去更加谨慎。 JEGI的联合主席Tolman Geffs说:“良好的广告技术企业会找到投资者”。 他说,帮助客户和已知潜在客户和消费者打交道的营销技术受到最多关注。在能够提供这些联系的企业和那些降价促销的企业之间也存在分歧。(此段来自百度人工翻译) “你看起来像是个天才,直到你用完了所有的资金” Geffs 说到。 因此,现在是一个软件公司高于服务型公司数倍交易的世界。这种转变导致了另一个有趣的趋势。服务公司尽力去做SaaS。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同时Geffs注意到不少拿着方形钉子适应圆孔的情况。 “具有庞大的客户服务团队的SaaS公司不是真正的SaaS,这是服务型公司拒绝承认的,“他说道。”技术支持服务是好的商业模式, »